皇庭国际官方网站-“甜蜜产业”带来甜蜜日子

  “甜蜜产业”带来甜蜜日子(脱贫攻坚高原行)

  从西藏昌都市芒康县城出发,沿着214国道往南100余公里,翻越海拔约4500米的红拉山,就到了位于澜沧江畔的芒康县南部三乡:曲孜卡、盐井和木许。当下,地处澜沧江畔干热河谷地带的盐井纳西民族乡一片葱茏,正值葡萄即将成熟的季节,50多岁的藏族村民益西江措和女儿巴桑旺姆正在葡萄园里清除杂草。

  远处雪山掩映,近处葡萄满架,行走在葡萄园里,益西江措眼里满是笑意。

  盐井纳西民族乡地处滇、川、藏交界处,历史上是茶马古道由滇、川入藏的重要驿站。盐井藏语名为“擦卡洛”,“擦”即盐的意思,这里因特产井盐及其传统制盐术而出名。千百年来,澜沧江两岸层层叠叠的数千块盐田,为这里的人们提供了生计来源。如今,井盐晒制技艺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  益西江措家有5块盐田。以往,由于传统井盐产量低、销路不好,家里每年卖盐的收入只有4000多元。近年来,当地政府围绕“盐井千年古盐田”打造旅游产业,游客渐多,益西江措家的盐田一年收入已超过1万元。不仅如此,芒康县利用干热河谷地带海拔低、温差大、光照充足的气候优势,挖掘当地150多年种葡萄、酿红酒的历史文化底蕴,在南部三乡曲孜卡、盐井和木许大力发展葡萄种植和红酒产业,使之成为群众脱贫增收的“甜蜜产业”。受益于此,益西江措家的日子也越过越甜。

  “以前家里种青稞,一亩地大约能收700斤青稞,按每斤价格1.3元算,一亩地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。”益西江措说,2014年,他把家里的3亩土地流转给当地企业藏东珍宝酒业作为葡萄种植基地,“一亩地一年的流转费1800元,明年还能涨到2000元。”此外,他自己可以在葡萄基地打工,一天工资150元,一年能工作200天左右,收入大大提高。近两年,妻子拥宗拉姆在村里做保洁员,一年有3500元收入,全家实现了稳定脱贫。“收入提高了,村子也越来越漂亮,我们的日子越来越红火,感谢党的好政策!”益西江措笑得咧开了嘴。

  益西江措所说的藏东珍宝酒业,是政府扶持的一家红酒龙头企业。经营企业的是盐井纳西民族乡本地的一对80后兄妹,哥哥洛松次仁在2009年将自家的葡萄酒小作坊扩大、设立公司,2014年在政府政策吸引下,从西藏大学毕业的妹妹东子曲措也回到家乡创业。如今,公司已流转土地500亩建立葡萄种植基地,并通过“企业+协会+基地+农户”模式带动当地群众种植酿酒葡萄2500亩,公司年产值达3000余万元,每年解决农牧民临时就业700余人。

  “小时候的梦想是走出大山,现在政策好了,我想留在大山发展‘甜蜜产业’!”已是公司副总经理的东子曲措笑着说,“妈妈过去从澜沧江边背盐水上来制盐,很辛苦。以前,这里的盐能走出大山,现在,我要让我们的红酒走出大山,带领乡亲们致富,为家乡带来更甜蜜的生活!”

  盐井纳西民族乡党委书记张斌介绍,近年来,芒康县引进、培育多家葡萄酒企业,通过企业和种植协会带领种植户不断扩大葡萄种植规模、提高经济效益,葡萄种植和红酒产业已成为当地群众脱贫致富的重要途径。2019年,全县葡萄种植规模1.17万亩,年产量达7200余吨,葡萄加工产值达7000余万元。截至目前,共带动种植户1459户9720人增收,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213户1039人,人均创收达6018元。

  记者手记

  产业发展要因地制宜

  芒康县南部三乡发展葡萄种植、红酒酿造等“甜蜜产业”,既吸引了有志青年返乡创业,也带动了当地村民脱贫致富。

  产业发展要因地制宜。一个好的产业,既能让企业看到发展前景,也能解决当地就业、帮助村民致富。在采访中,我们了解到,当地政府为确保群众利益,葡萄挂果前三年还对种植户进行补贴,村民发展葡萄产业积极性很高;同时,在政府积极扶持下,当地红酒龙头企业的品牌已打响,产品销往成都、北京等地。期待“甜蜜产业”能为当地群众带来更多甜蜜。

  本报记者 李昌禹

【编辑:苏亦瑜】